给伤病员们寻些土单方治病

2017-12-30 15:02

龚伍枚介绍说,在特委工作期间,她时常到特委报社帮忙。那时,贺子珍非常重视宣传工作,三天里必有一次到报社检查。龚伍枚把新出版的报纸铺得很平整,方便大家读报,贺子珍看了很是赞赏,多次夸她工作细心、认真。有一天,贺子珍在公共食堂看到她一个人在吃饭,便关心问起她的生活并让她和康克清一起用餐。龚伍枚向记者讲起当年情景时,脸上挂满了笑容,老人说,因为自己年轻时有些腼腆,贺子珍就会经常为她夹菜,同时也宣讲革命道理,告诫她:“认真为党工作,保守党的秘密。”

后来,是龚伍枚曾经要好的战友经过艰难查找,才与龚伍枚联系上。贺子珍、康克清、缪敏等得知后,十分高兴,并盛情邀请她到南昌相会,但龚伍枚正准备前往南昌时,却突然身患大病,未能赴约。后来贺子珍、康克清在百忙之中,经常给龚伍枚写信,要求龚伍枚到南昌工作,也因龚伍枚一直患病在身,家人意见不一,最终未能成行。

7岁那年的一天,龚伍枚挑着一担干柴到集市去卖。四五十斤的柴棍,把瘦小的龚伍枚压得直不起腰来,柴挑不起,又迎来恶霸地主的百般刁难,地主将她的担子一推,年幼的龚伍枚没提防,脚和柴棍一同滑到水田里。刁难的地主不罢休,一连几个巴掌,打得龚伍枚嘴角鲜血直流,随后地主又放狗将她的腿咬伤。从此,在龚伍枚幼小的心灵中怀着一个愿望,长大后一定要参加革命,打倒这些土豪劣绅。1927年4月,龚伍枚参加了工农红军。那时,作为女兵,首先帮红军做鞋、洗衣服和烧水、做饭。虽然是一些后勤杂务,但她工作得认认真真,把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深得领导们的赞赏。后来她被组织上送派到湘赣省委党团培训班学习。在那里,龚伍枚有幸结识了方志敏的妻子缪敏,和缪敏共事半年。1928年5月她在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前委机关担任宣传委员和机关秘书,并与贺子珍、康克清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出生入死,转战南北,期间于1931年6月经王冬生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共事几年中她们同甘共苦,情同姐妹,龚伍枚也多次受到朱德元帅的赞扬。

1938年5月,龚伍枚跟随部队来到了广东清远,她在担任组织委员兼任广东分委妇联主任的同时承担着秘密发展红军的工作。有一次,她在帮助地方老百姓收割小麦时,腰间还藏着200多名新发展的红军人员名单和自己的证件。这时几个汉奸要从这里经过,她寻思着一定要想办法转移名单,否则一旦名单被发现,后果不堪设想。龚伍枚发现旁边有一块长势很旺的草丛时,她借口去方便,因当时她还不满20岁,人也长得俊俏,汉奸们放松了对她的警惕,她就立即跑到草丛中间,用手挖出一个小洞,迅速将名单和证件埋入地下,保全了组织的秘密,汉奸们也没理会这些“良民”了。

采访快结束时,龚伍枚老人拉着记者的手说:“现在国泰民安,我们好享福。感谢党和政府的关心,遗憾的是,我无法再报答他们。”

1936年6月,龚伍枚在中央后方总医院看护训练队任队长。龚伍枚回忆说,在后方总医院,她的工作很忙,每天都帮助医生抢救和包扎伤员。她们医院看护训练队全都是一些女兵,除认真地做好本职工作外,她们还勤奋学习军事知识,刻苦训练军事本领。她们身穿红军装,打着绑腿,肩背步枪,英姿飒爽,和男兵们一起打靶、投弹,参加夜行军事操练和演习。回想当年,她这个当队长的感到非常自豪。“我们训练队还受到朱德元帅的表扬呢”。龚老很高兴地对记者说:“我们的总医院其实是在临时搭建的草棚或山岩洞里,为了对付敌人的偷袭,有时一夜要转移好几处地方,断了粮食,我与同志们一道挖野菜、摘树叶、寻山果充饥。”龚伍枚还经常给战友们唱《国际歌》,给他们讲苏联革命故事,给战士们缝补衣衫,给伤病员们寻些土单方治病。在艰苦的环境中,战士们克服一切困难,精神振奋,寻找战机,最后迁灭了敌军,取得了革命的伟大胜利。

1949年解放后,由于身体不好龚伍枚和在部队新婚的爱人熊善江一起重返家乡,回到长寿镇国福乡郑塅屋,并先后在长寿、木瓜、金龙等乡担任妇联主任。

龚老说,在她退休后,党和人民也没有忘记她,给她落实政策,办理了相关手续,享受到了老红军的待遇。现在她和儿媳妇方衍华、孙子熊育林、孙媳妇张满兰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一家老少和长寿镇光荣院的工作人员都很孝敬她这位百岁老寿星。长寿镇人大副主席罗美香、光荣院院长方万春告诉记者,国庆前夕,原湖南省人大副主任董志文,在县委书记彭先政、县长王洪斌的陪同下,来到长寿光荣院看望和慰问了这位百岁老红军,还特意定做了一个大蛋糕,插了百只生日蜡烛,祝愿这位百岁老红军健康长寿,乐享晚年。

百岁老红军龚伍枚,祖籍江西吉安,后落户平江长寿。她1927年参加工农红军,并在湘赣边界特委和红四军前委机关担任宣传委员和机关秘书,与贺子珍、康克清等老一辈革命家一起出生入死,转战南北,参加战斗,并多次受到朱德、贺子珍、康克清的表扬。在与贺、康二人共事的几年当中,她们同甘共苦、情同姐妹。在回乡后的日子里,她还多次与贺子珍和康克清通信。

她1927年参加革命,与贺子珍、康克清、缪敏等人一起出生入死,同甘共苦,情同姐妹,曾多次受到朱德的表扬;解放回乡后,她多次担任妇联主任,并一直与贺、康等人保持密切的通信联系。

回乡后,龚伍枚曾多次打听战友们的下落,但一直没有联系上。她还曾3次自带粮钱,前往江西赣南、吉安、清远等地寻找战友,最终也未能如愿。

据龚伍枚的儿媳,65岁的方衍华介绍,龚伍枚1909年5月出生在江西省吉安县。因为家里穷,从小她就白天给地主放牛,晚上回家后做各种针线活,有时还纺纱,操持家务。

在一个暖暖的冬日,记者来到平江县长寿镇光荣院的一栋老干公寓,怀着崇敬之意,走进百岁红军龚伍枚老人的房间,聆听她讲述一些鲜为人知的传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