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有可能是一名边腐边升的官员

2017-09-14 23:35

事实上,廖在任黔东南书记期间不止一次带队到访该基地。据贵州媒体报道,去年3月廖少华还曾带领新一届州四大班子领导及家属和州直机关新提任的县处级干部83人到廉政教育基地参加活动。

据当地媒体报道,2010年年初,时任州委书记的廖少华与各县市和州直各部门签订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责任书。当年廖少华和州长分别对反腐倡廉重大问题批示过9次,安排部署工作8次,督办重大案件50件。

我和李祖望很熟悉,他工作认真,没想到因为受贿7万毁了余生,退休也没有依靠,教训深刻。该科级干部说,目前50多岁的李祖望还在靠打工维持生活。该科长坦言违法该惩处,没什么冤不冤的。当时在廖主政下的廉政风暴确实震慑了很多基层干部,效果很好。但谁能想到,廖少华也有问题?

低调、没架子是廖给与其有过初步接触的人的大致印象,也因此很多人对廖的落马表示惊讶。他在黔东南州印象不坏,最起码表面还说得过去。一位黔东南州基层官员评价说。

北青报记者在黔东南州首府凯里市接触多名基层政府人员,他们认为廖少华还算实干低调的领导干部,关于他的绯闻、小道消息和举报信息也不多见。

不过,黔东南州媒体的记者也强调,他们对廖少华的了解因接触次数少也仅限表面。他一直抓廉政,直到听说他落马还是很惊讶,没有想到。

今年3月,遵义市两名县级干部因市中心城区问题楼盘引发的系列案件而落马。6月6日,遵义市党风廉政警示教育月活动中廖带着与会人员到忠庄监狱,听服刑人员现身说法讲走向犯罪的过程,接受警示教育。

2010年10月25日,廖少华为黔东南州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揭牌。该基地位于凯里监狱,州四大班子大部分负责人参加了当天的教育活动。

10月28日晚,中央纪委监察部官网发布消息,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3天后中组部宣布对其免职。廖成为十八大后中纪委一连串打虎行动中第十一位落马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

北青报记者电话联系到了李祖望,但他不愿多谈。在州国土资源局,记者发现该局电梯内、办公室墙壁上均张贴着廉政宣传图和警示语,一名科级干部表示对当年的廉政风暴记忆深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敢出去和朋友吃饭,怕撞到枪口上。

对于黔东南州的一些基层官员来说,廖少华抓廉政反腐曾让他们战战兢兢。

凯里市一位科级干部认为,廖对发展当地经济、搞城市建设、修路架桥等方面有一定的成绩。这与他有路桥方面的建设经验相关,比如曾投入几千万元将凯里市的城市面貌改造得更具有苗族、侗族风格。

自去年7月廖少华履职遵义至今,他参与主持或发表重要讲话的反腐会议至少有9次。除不断的反腐会议,廖还喜欢采取监狱反腐教育形式。

黔东南州电视台的一名记者也介绍,前几年黔东南州曾发生过严重干旱,有一次他跟随廖少华和几位专家去黄坪找水源,在一个偏僻山沟发现一个深洞,洞口直径不过一米,向下很深,廖少华就跟随几个专家爬下深洞,洞里都是烂泥,他们在洞里用手机照亮查看。等大家都爬出洞,裤子和鞋上全都是泥,廖少华跟大家一样,在路边一起用石头片刮皮鞋上的臭泥,这件事给我印象很深,那肯定不是作秀,因为附近没有人,只有我们两辆车上的五六个人。

遵义当地公务员也称,廖少华没什么架子,为官低调,酒桌上廖少华不喝白酒,只喝红酒。黔东南州日报一位记者也证实廖少华不贪杯,喝酒比较节制,不喝白酒,只喝点红酒。他曾数次随廖少华下乡检查工作,他不讲究排场,下乡轻车简从,从作风上讲是不错的。该记者回忆,他印象中廖开会时注重细节,对工作问得很细,基层干部按常理会送土特产,几乎每次廖少华都会特意表示拒绝。另一方面,廖少华对于媒体记者很关照,晚上闲下来时还会与随行人员打两把扑克。该记者称,他未发现廖少华有什么特别嗜好。

2011年11月8日黔东南州有关部门通报,该州国土局副局长冉吉林,黎平县人民政府原党组成员、副县长吴定宏等均因受贿落马。通报称:该州共处理涉及损害发展软环境的投诉案件100件,已立案84件,处分了62人,其中25人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通报显示,冉吉林在工作中受贿14万元,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其有期徒刑10年。州国土资源局土地规划科原科长李祖望也因受贿7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执行5年。

11月1日,北青报记者到凯里监狱探访,醒目的黔东南州反腐倡廉警示教育基地招牌位于监狱大楼顶端,比其正下方的凯里监狱四字大出不少。

如何才能杜绝大腐反小腐现象一再发生,在廖少华落马后给人们带来了更多的思索。

有媒体报道称,曾有接近廖少华的人员说,廖在任黔东南州委书记时聊天说,有一些老板不送钱,送一些贵阳的购物卡给他。廖少华感慨送礼的人无孔不入,并表示自己曾经在中铁拿很高的年薪,并不缺钱,不会对那点购物卡心动。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廖在黔东南任书记时,就对监狱反腐教育有特别的偏好。

他对廉政这一块抓得特别狠,那一次几十个官员都被判刑和处理。黔东南州的一位公务员提起前几年的廉政风暴来还是心有余悸。

该监狱教育科负责人介绍,不光是干部来基地学习,干部家属也会来,除了图文、影像资料等,有时基地还安排前官员犯人讲述其贪腐过程。

北京青年报记者在贵州采访期间发现,廖的突然落马让不少与其有过接触的人感到惊讶。廖少华下乡走访时多次拒绝土特产,他钻进黔东南的山洞考察时为找水踩了一脚烂泥在任职地方党政一把手时,廖少华是一位高调反腐的官员,不少下属因贪腐问题被打落马下。不过随着今年5月凯里市长洪金洲落马以及中央第六巡视组进驻贵州,开始有人猜测这位曾在公众面前扮演廉政标兵、反腐先锋的市委书记,极有可能是一名边腐边升的官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