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着平头、身材壮实、满身泥土

2017-09-07 16:19

2011年12月,第一批草莓收获了。由于没有种植经验,陈鹏飞的草莓个头小,口感也不好。陈鹏飞的母亲在路边摆了一个多星期摊都无人问津。我当时过分自信了,以为自己是农学专业出身的就能种好草莓。草莓的保存时间很短,难道让它烂在地里?于是陈鹏飞请5个人摘了两天,把草莓一袋袋装好送给村民,一直送到过年。

越是听到质疑的声音,陈鹏飞割得越卖力。我已经被人当成神经病了,如果做失败了就真成神经病了。陈鹏飞说,4个月后,他终于把上百亩土地平整出来了。

也许是送草莓的举动打开了知名度,大年初二那天,陈鹏飞妈妈在家卖了500元草莓,全家人高兴得不得了。不过好景不长,年后一天只能卖一二百元的草莓。父母劝他不能再干了,趁着钢管还比较新,卖了不至于亏得太厉害。但是陈鹏飞不同意,他觉得自己一定能种出个大味甜的草莓。

同学家庭条件很好,本来准备投资30万的,他这一走,陈鹏飞没了辙。光搭建大棚的钢管就要三四十万,和同学合伙我父母还勉强支持,同学走后我父母都劝我不要做了。陈鹏飞说,村里好不容易出个大学生,父母都希望他到大城市发展。但是他觉得既然决定创业,就一定要干出点名堂。他不顾反对,卖掉了父母在合肥给他买的婚房。

2011年4月,陈鹏飞和室友商量合伙种草莓。家乡的地越来越少人种了,那时候地里长满了过膝的荒草。陈鹏飞说,每天天还没亮,他和室友便一起下地割草,割了一个星期,同学就退出了。

陈鹏飞说,有一天做梦梦见草莓苗全死了,虽然知道是做梦,他还是奔到田里,发现草莓都好好的,那时候我才知道草莓对我来说很重要!

留着平头、身材壮实、满身泥土,25岁的陈鹏飞俨然就是下地干活的农民。2010年从安徽农业大学农学专业毕业后,陈鹏飞先是在浙江一企业做团委书记,安逸的生活越发让他萌发回乡创业的想法,随后,他辞职到宁波一个农场学习几个月。2011年4月,他回到家乡种植草莓。没有资金也没有人脉,他不顾反对卖掉父母为自己准备的婚房。去年年底,陈鹏飞培育的丰香红颜两个品种的草莓分别获得第九届中国草莓文化节一等奖和二等奖。现在,陈鹏飞的新鹏生态公司的年利润已达60万元。

2011年4月,陈鹏飞从家里搬出来,搭个帐篷睡在地里,我每天一个人在地里割荒草,村里人都说我是不是读书读傻了。甚至还有人会指着正在地里割草的陈鹏飞对小孩说:你看书读多了,就会像他那样。

感想:我很庆幸在我刚刚起步的时候碰到灾难,它让我发现自身的问题。如果在规模翻几番以后再遭遇灾害,损失就远不止这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