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再没有回来

2017-09-15 17:08

褚四云说,家人是8月29日晚上8点半接到派出所通知,当时也没有说人死了,只说来看看。后来才知道哥哥不在了,交警说死亡原因是自然死亡。褚四云说,家人到殡仪馆后,看到哥哥的嘴角有血,身上还有青块,额头上有擦破的皮,头上还有好多浮灰。他身体很健康,平时也没有病,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死亡了呢?

该负责人说,就在准备对褚某采集血样时,褚某提出要上厕所,趁机从医院后门跑掉,三名交警随后紧追。褚某跑出一段路后,跑进路边一个店里,店主当时很害怕,让他出去,但褚某坐在沙发上没有说话。很快,追赶的第一位交警进到店里和褚某说话,褚某依然一声不吭。交警看到褚某有点不对劲。之后,褚某被抬出店,送到蚌埠二院进行抢救。大约在下午5时,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我当时在检察院的监督下,对褚某的尸表进行了检验,全身没有发现任何外伤。蚌埠市公安局法医张强告诉记者。

据蚌埠市公安局负责人介绍,8月29日下午,交警在路面检查时,看到褚某骑着摩托车带着一个人,两人都没有戴头盔,就把摩托车拦停。询问时,交警闻到褚某身上有酒味。酒精检测仪呼气检测结果显示:每100毫升血液中含酒精127毫克,涉嫌醉酒驾车。

8月29日,蚌埠一名吊车司机褚某喝过喜酒后,骑着摩托车在街头被交警拦住查酒驾。在医院采集血样时,褚某趁机逃跑。交警跟着追进一家店里,发现褚某一声不吭,有些不对劲。送往医院后,褚某经抢救无效死亡。从酒驾被查到死亡,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天,新安晚报、安徽网记者前往蚌埠调查采访。

昨天上午,褚某的弟弟褚四云告诉记者,哥哥1970年出生,家住蚌埠市淮上区,在工地上开吊车。8月29日中午出去喝酒,人就再没有回来。他很难接受哥哥已经死亡的事实,很想知道死亡原因。

昨天晚上,蚌埠市龙子湖区检察院副检察长邱国林在电话中向记者证实,检察院当天在接到褚某死亡消息后便提前介入,法医对褚某进行尸表检验时,有检察官在现场监督,邱国林未对公安机关执法过程提出异议。 (来源: 安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