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多名村民居住在库区内

2017-12-30 15:01

站在高高的水库大坝上俯视,一道亮丽的风景跃入我们的眼帘,只见两位50来岁的男人手里分别拿着书本和一大包黄色救生服走下大坝,向水库边的两艘机帆船上走去,他俩就是人们口中的“艄公”赵庆云和罗创兴老师。他们准备乘船去库区和库尾接学生上学读书。

20分钟后,风停了,雨住了,他才平稳地驾着船将孩子们送上岸。早已等在岸边的家长们感动得热泪盈眶,78岁的张大成老人一把拉住赵庆云老师的手说:你既是一个好老师,也是一个好“艄公”啊。

黄金大利水库拦截了石堰、大黄、新洞口三条河流,库区内大多数学生上学先要步行好几十里山路,再租摩托、坐渡船、乘汽车才能到校,是真正的“上学难”。为尽量解决这一矛盾,黄金巨能学校多年来采用每上课10天放假4天的方式。从学前班的幼儿到初三的学生全部寄宿,学生在校得到了老师和其他后勤人员的全心关爱,身离父母却能尽享家的温暖。学校开展“学会生活,关爱他人”的校本教育,低高年级学生搭配形成“一帮一”,无论是在校还是在上学、放学途中,低年级同学都会得到高年级同学的细心照顾。每逢放假或学生返校日,总有一名乡干部和两名校务会成员(指赵庆云、罗创兴老师)护送。

船在不知不觉中又稳稳地靠岸了,老师连忙起身,站到船头旁一边牵着学生下船一边与学生再见道别。顿时,记者被这洋溢师生情谊的场景所感动,仿佛眼前的山水间正回荡着平安曲,演绎着师生爱,传颂着干群情。

两人脸一红,道了歉,说,孩子,老师今后不再吼你们了。

罗老师深呼吸了一下,接着又对记者说,现在学生返校时,先在渡口管理员处签到、候船,任何同学不得到湖边嬉戏,待学生专用船准时靠岸后,管理人员再依次点名组织学生上船交给前来接学生的老师或乡干部,同样穿好救生衣在指定的座位上坐好后,船方离岸,师生一路欢歌,其乐融融。到达大坝后再点名上车,一路护送到校。就这样往返护送,13年来从未间断过,学生也从未发生过安全事故,黄金洞乡的干部和教师就是这样关注着学生的安危。

而赵庆云、罗创兴两位负责安全护航的老师,在采访的最后对记者说:“我们教师的职责就是无怨无悔地带好学生,教好学生,为他们的学习和生活保驾护航。”

放假时,学校按三条水路租三辆车况好、驾驶员技术娴熟的中巴在校门口等候,校务会值日人员组织学生点名上车,一路护送到大坝渡口。学生在护送人员(赵、罗老师)的指导下,穿好救生衣,从小到大依次点名上船,在编好的座位上坐定,船驶离岸后,赵、罗老师护送人员常常组织学生开展故事演讲、分组对歌等活动,学生愉快地渡过20多公里水路,在山峡间留下一串串银铃般的笑声。船靠岸后护送人员和学校聘请的渡口安全管理员将学生牵出船舱,抱下船头,交给前来接学生的家长或代理人……

有一年“六一”儿童节,孩子们从黄金中心学校参加文艺汇演,刚上渡船,就见乌云翻滚,雷声隆隆。当天是赵老师护送过渡,他望了一眼天空,以为雷雨至少半个小时才到,就叫学生们立即上船,哪知渡船刚到湖心,突然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骤雨倾盆而至,平静的湖面卷起了层层波澜……船上的200多名学生顿时惊慌失措。

这时,船已进入到一个峡谷,在峡谷内盘来转去,有屈有伸,似断似续;湖水清澈湛蓝,湖中小岛屿星罗棋布,四周峰峦起伏,林木茂盛……其景如诗如画,令人心情舒畅致极。然而,这样的美景,大福村的孩子们大约是天意欣赏的。据罗创兴老师介绍,大福村是黄金洞乡最偏远的一个村,每年有近30余名适龄儿童入学,该村学生到校上学有50多千米,他们起码要走20千米的山路,再坐1个多小时的机帆船,再坐车才能到校读书。

黄金洞水库是岳阳市第二大水库,水库库容面积9700万立方米,全乡有10个村,3000多名村民居住在库区内,出入交通全靠船运。特别是有200多名学生上学,放假都要途经水库,水上交通安全的压力还是很大。离岸400米,罗老师指着舱底说:“这里淹没的就是我们原来的学校。”黄金中学和黄金完小原来建在大利河畔的一个小山丘上,1991年省政府派专家考察,发现大利河河道狭窄,两岸山体高峻坚固,且集雨面积达120平方公里,具备修建水库和电站的地理条件。1992年省政府下令在学校下游500米处拦河筑坝,营建大利水库,黄金千余名群众怀着对故乡山水的眷恋迁居山外,学校也迁至下洲3千米处,并将中学和完小合二为一。1999年黄金人民又根据上级“调整布局、集中办学、整合资源、提高效益”的指示精神,耗资100余万元将中心校扩建成现在的巨能学校,实行九年寄宿制,集全乡中小学生于一体进行集中教学。

可孩子还得教育啊!怎么办,首先,两人把这一情况向校长汇报,请校务会研究解决。然后,两人自费买回许多有关安全知识的漫画书和小人书,挂在船里,孩子们一上船,就自觉地取下书来,静静地看着……两人开心地笑了。但罗创兴老师的妻子却埋怨起他来了:“我把几百元卖小猪的钱给你,你却拿去买书给个别的娃儿看,我看你是疯了。”面对妻子的不理解,他乐呵呵地说:人活着总得做点好事!

清晨,阳光灿烂,流淌着的大利河,碧绿清澈,倒映青山,在阳光的抚摸下,波光翻粼跳跃,给这增添了几缕秀美妩媚……记者一行站在黄金洞水库大坝上,尽享这一湖碧玉的静谧。

罗老师接着对记者说:“大利水库修建后,黄金洞乡15个自然村有10个村被水库阻隔陆上交通,200多名学生上学必须渡运,安全隐患非常之大。为此,学校节省办公费用上万元为学生配备救生服,乡党委政府也相当重视这项工作,乡党委书记刘克佳、乡长丁自立常派精干力量督查,并将这一重大安全隐患书面向上级汇报,并得到了平江县委、县政府领导的高度重视,县委书记彭先政、县长王洪斌、副县长李镇江等县主要领导先后几次现场办公,交通、航监、教育等主管部门不惜代价,耗资20余万元打造了两艘稳定性能好、保险系数高的钢质机动船供巨能学校学生渡运专用,纯朴的山民们称这是两艘‘爱心船’。所以我们也责无旁代有责任、有义务,认真做好学生们上船过渡的问题。”

说着,说着,我们乘坐1个多小时的船也快要到岸了,这时,只见不远处的岸边人声沸腾,家长和孩子们早已在那里等候上船了。船已减小速度,稳稳靠岸。此时,我们的眼前更是一亮,两排列队整齐,身穿桔黄色救生服的学生在老师的组织和陪护下,有秩序地登上了这艘机帆船。

13年的渡船生涯

情况危急,稍有不慎,随时都有事故发生!赵庆云一边镇定自若地稳住船只,一边满面笑容地大声说:“孩子们,相信老师的驾船技术,我会安全把你们送回家的,请大家放心,来听老师给你们讲个故事好不好啊?”

由于接送的都是本地的孩子,一些孩子在开始上船还安安静静,可熟悉了就调皮了,摸这摸那,上蹿下跳,有的还趴在船舷上戏水……最初两人都是虎起脸,大声地吼这些调皮的孩子。可意想不到的是,一些孩子不愿坐船上学了,两人上门一问,那些孩子说,两个老师好“凶”,不敢坐你们的船。

这是早晨6点。怀着一份好奇和敬意,我们快步走上前去,在得到允许后,我俩登上了其中一艘机帆船。机声骤起,船慢慢地离开了码头,驶向水库中央,我们借着坐船的机会,和接护学生的两老师谈开了一个关于学生安全渡运的话题。

说起这13年来的渡船生涯,两位老师对记者讲,最难忘的就是调教这群调皮的学生和所遇到的险情。

“爱心船”的由来

机帆船又开始起航了,此时,记者发现,船上又多坐了一男一女两位老师模样的人,罗老师介绍:“这位男老师就是杨裕兴校长,女老师就是邱庚娥老师,他们前两天分别在启明、茶塅、大黄、大福等村贫困学生家中做家访,今天才坐船回来……”

在汨水上流,罗霄山脉连云山峦间,有一条叫“大利”的河流,1992年被堵水修成水库。黄金洞乡有10个村,3000多名群众分居在水库库区内,出入交通全靠船运,特别是有200多名学生上学都要途经水库,水上交通安全压力十分巨大,但水库修建以来,该水库从未发生学生船渡安全事故,这该归功于在黄金洞水库船渡上那两位人称“艄公”的教师。他们一个叫赵庆云,一个叫罗创兴,一个单日子,一个双日子,无怨无悔地接送着库区200多名孩子的上学和放学过渡,至今已度过了13个年头。

学生得到全心关爱